• banner
新闻动态
近10亿民间借贷引危机 违约牵出利源精制77亿黑洞

(原标题:近十亿民间借贷引爆债务危机 债券违约牵出利源精制77亿黑洞)

[截至9月21日,利源精制的民间借贷金额为9.2亿元,而这些民间借贷,可能绝大部分已经违约。同期,该公司有息负债总额已达77.38亿元。]

5000余万元的债券利息背后,隐藏着高达77亿元以上的惊人债务。一起普通的债券违约,揭开了利源精制隐藏已久的债务黑洞。

9月25日一大早,利源精制公告称,由于公司未将5180万元利息划入指定账户,导致不能按期支付利息,其“14利源债”构成实质违约。

第一财经调查发现,2017年以来,利源精制实际控制人共为该公司进行了近40笔担保,金额在27亿元以上,性质基本为民间借贷。正是这些民间借贷,首先引爆了利源精制的债务危机。但在此前,除了在财报中计入关联担保外,该公司从未正式披露。

利源精制的债务规模还在不断增加。根据该公司9月25日披露,截至9月21日,该公司有息负债总额已达77.38亿元,比上次披露时增加了近35亿元。而在8月10日,这一数字只有42亿元。

债务危机发酵,现金流却已枯竭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该公司货币资金、应收账款等主要流动资产合计仅有8.8亿元,即便全部原值变现,也只能偿还不足10%的有息债务。更严重的是,该公司至6月底拥有的5.01亿元货币资金,4.98亿元处于受限状态。

“死”于民间借贷

在利源精制公告称14利源债已构成实质违约的同时,评级机构已将利源精制的主体信用评级由“BB”下调至“CCC”,“14利源债”信用等级“BB”下调至“CCC”。

公开资料显示,14利源债发行于2014年12月,发行规模10亿元,存续期为5年,截至9月21日,本金尚余7.4亿元,本应于9月22日付息,因法定节假日顺延至25日。此前的9月19日,利源精制披露风险提示后,14利源债两天内下跌近90%。

面临违约风险的,并不仅仅是债券。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,截至6月底,利源精制各项负债中,包括短期借款余额37.14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.7亿元,其他应付款9.84亿元;长期借款7.48亿元,应付债券7.54亿元,长期应付款8.44亿元,以上合计金额约76.1亿元。

与此同时,融资成本大幅增加。2018年上半年,该公司财务费用高达2.82亿元,已经超过上年全年的2.27亿元,为去年全年的120%左右。该公司解释称,这主要是因融资困难,民间借贷成本大幅增加所致。

这些并未披露的民间借贷引爆了债务危机。债务危机暴露后的7月31日,利源精制公告称,因与宁夏天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宁夏天元”)等发生债务纠纷,该公司及子公司共2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。

此外,财报还显示,截至2018年6月底,利源精制账龄超过1年、已违约的重要其他应付款金额8.34亿元,性质全部为民间借贷。但在财报中,该公司仍未披露全部民间借贷存续、累计发生规模、发生时间等关键信息。

唯一可查的是此前财报中的关联担保。2017年年报显示,截至当年12月25日,利源精制实际控制人王民、张永侠夫妇共为该公司进行了20笔担保,金额共计约13.6亿元。2018年,两人又为利源精制进行了19笔担保,金额共计13.9亿元。

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9月21日,利源精制的民间借贷金额为9.2亿元,而这些民间借贷,可能绝大部分可能已经违约。

不仅大量民间借贷隐匿不报,违约发生后,该公司同样长期隐瞒。财报显示,利源精制对宁夏天元的逾期债务约1.44亿元,担保起始日为2018年1月12日,还款日为4月11日。据此计算,宁夏天元冻结其账户时,该笔债务违约已至少3个月。

即便如此,利源精制此后披露的债务里仍然没有民间借贷。根据利源精制8月14日披露,截至8月10日,利源精制银行借款余额28.19亿元,大股东借款4.68亿元,融资租赁9.54亿元,合计金额42.4亿元。直到9月25日,利源精制才披露了其民间借贷债务情况。

固定资产占比85%

从表面上看,利源精制的债务危机是民间借贷导致的财务危机所致,但实际上却与该公司近年不断攀高的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规模有关。

根据2018年半年报数据,截至6月底,利源精制固定资产余额高达122.8亿元,比期初的81.04亿元增加了41.76亿元,在建工程余额约为13亿元,两项合计约135.8亿元。而在同期,该公司总资产为166.4亿元,固定资产占比已经高达85%左右。

出现这种情况,与利源精制的“高铁梦”有关。2014年底,原本主营铝型材的利源精制转型轨道交通,并披露30亿元的定增方案。资金全部用于轨道车辆制造及铝型材深加工建设项目。2015年6月,利源精制将募资总额由30亿元提高至40亿元。2017年1月,该笔定增完成,募集资金净额29.6亿元。

自从提出向轨道交通转型之后,利源精制的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规模就大幅攀升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底,该公司固定资产约为34.6亿元,比上年的15.2亿元大幅增加19.4亿元,在建工程38.93亿元,比上年底的22.3亿元增加16.63亿元。

此后的两年多,利源精制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持续暴增。2016年底、2017年底,该公司固定资产余额分别为36.14亿元、81.04亿元,在建工程余额则分别为61.52亿元、50亿元。而在同期,该公司的总资产分别为121亿元、152.3亿元,固定资产、在建工程占比分别高达80%、87%左右。

利源精制的流动资产占比原本就已很低。2015年底,该公司主要流动资产中,货币资金约4.4亿元,应收账款8056亿元,存货1.9亿元,占比仅为约3.5%。而到了2018年6月底,其主要流动资产总共约8.88亿元,占比已经不足2%。

债务黑洞

利源精制的资金可能早在2017年初就极为紧张,在当时该公司进行的民间借贷中,王民、张永侠夫妇就已开始提供担保。

利源精制究竟在轨道交通投入了多少资金,也是一个谜。根据此前披露,该项目原计划投资约55亿元。但当地官方媒体后来报道,该项目总投资70亿元,此后口径又变成102亿元。该公司负责轨道交通的子公司沈阳利源网站信息也显示,该项目投资102亿元,年生产轨道客车350列,年销售额168亿元。

投入大量资金之后,造车梦仍然遥不可及。2017年12月5日,利源精制曾公告称,预计轨道车辆整车样车将在2018年春节前后试制完成。但在今年4月27日,该公司又称,整车样车试制预计将在7月底完成。5月,该公司连发两则公告称,与土耳其一家公司签订合同,向沈阳利源定做12节车体和5节型材及其部件,并有意在土耳其及以外的区域合作地铁、轻轨等项目。

轨道车辆交付目前显然已经遥遥无期。7月31日,该公司在业绩修正公告中称,上半年营业收入降低,主要原因是为沈阳利源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,但未如预期达产并产生效益。8月14日,该公司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再次声称,整车样车的试制工作仍未完成。

毫无疑问,沈阳利源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了利源精制的资金困境。公开披露显示,2016年2月该公司曾定增募资1.7亿元,截至2017年底,募集资金已全部使用。而2017年1月定增募集的近30亿元资金,截至当年12月也累计使用29.6亿元。

随着危机不断发酵,利源精制的债务已经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,规模不断增加。在截至9月21日该公司有息负债总额77.38亿元之外,是否仍有债务未暴露,目前尚是未知之数。

现金流枯竭

金额5180万元的债券利息,以及近10亿元的民间借贷,并不是利源精制违约的全部债务。相对于债券,该公司的银行借款、融资租赁等债务面临的风险更大。

最新数据显示,利源精制77.38亿元有息负债中,除了7.4亿元债券本金及上述民间借贷,还包括银行借款34.8亿元、融资租赁15.4亿元、股东借款10.46亿元,以上合计金额超过60亿元。

早在2018年上半年,利源精制就已出现大面积债务违约。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6月底,该公司已有6.85亿元短期借款逾期,其中3家银行卷入其中,涉及金额3.5亿元;已逾期应付款8.34亿元、长期借款约1600万元、长期应付款约9000万元,以上合计超过16.3亿元。

随着时间推移,利源精制的违约债务进一步增加。根据利源精制披露,截至9月11日,因涉及6.88亿元债务纠纷,该公司已有账面净值约12.4亿元的土地及房产被查封,其中包括民间借贷1.78亿元,融资租赁5.1亿元。不考虑重复计算,加上此次债券利息,其违约债务已接近24亿元。

违约的债务规模不断增加,但利源精制拥有的货币资金却远远难以覆盖债务。财报数据显示,截至6月底,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5.01亿元,其中库存现金仅有96万元,银行存款4214万元,其他货币资金4.58亿元,不及同期债务的7%。

更为严重的是,利源精制现金流已经完全枯竭,仅有的货币资金几乎全部处于受限状态。财报显示,截至6月底,其受限的货币资金共计4.98亿元,其中受限货币资金3996万元,信用证及借款保证金4.58亿元,可用资金不足300万元。

与此同时,可变现的流动资产也所剩无几。根据半年报披露,截至6月底,利源精制金额超过1亿元的流动资产,仅有应收账款、存货两项,金额分别为1.44亿元、2.43亿元,合计金额也仅有3.87亿元,即便全部原值变现,也仅能偿还16%左右的违约债务。

而王民、张永侠夫妇同样深陷困境。公开资料显示,两人合计持有利源精制约2.7亿股,但王民持有的1.76亿股中,1.72亿股处于质押状态,而且已经全部被冻结;张永侠持有的9450万股也全部被质押、冻结。

郭晨琦 本文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:慕青 责任编辑:郭晨琦_NBJ9931